最后一战

*海盗pa|死对头找上门|成年人的爱情就是好啊,打着打着就可以滚上床了(。

*跟着 @大柚柚柚柚 太太的海盗pa撸的一丢丢后续。已授权。

太太的海盗pa走这里

*设定做了一丢丢改动,原本助助是海军总司令,我这里改成了海军总督。因为写完了再去重温太太的图才发现写错了但是懒得改了(。


 最后一战

    漩涡鸣人孤身一人踏上这座小岛,海风把他的衣袍吹得猎猎作响。他伸手压住了头顶的帽子。在海浪拍打礁石的轰鸣里,他眯起眼打量那座盘踞着这座小岛的巨大堡垒。

    这座堡垒原本用来镇压丧心病狂的重刑犯——那些连死神都无法审判的家伙,现在却只是为了把一个人留在此地。但漩涡鸣人很清楚,如果不是那人自愿被禁锢,又有什么能束缚他的羽翼?

  “漩涡鸣人船长在此献上他诚挚的问候……”鸣人摘下帽子冲着沉默的堡垒行了一个浮夸的礼,继而扣上帽子,露出一抹肆意的笑。

  “我已经等不及要来干死你了,小佐助。”

 

    宇智波佐助站在阳台上,从这里只能看到灰色的墙壁,以及上方灰暗的天空。

  “要有风暴了吗……”漆黑的眼眸中有艳丽的色泽一闪而过。

    壁炉里燃着殆尽的炭火,焦黑的羊皮纸卷仅剩一点模糊的字迹依稀可见。

   “——Captain Naruto· Uzumaki”

    宇智波想,他已经很久没有活动过筋骨了,他需要去准备一下。

  “千万别让我失望啊……海盗。”

 

    鸣人站在铺了毛毡的房间中央,以欣赏的目光凝视壁炉上方的挂画——他不禁感叹宇智波鼬对弟弟的执念,即使是监禁也要让弟弟享受最好的一切,鸣人猜测宇智波鼬是不是把宇智波府邸在这座铜墙铁壁内复制了一遍。他现在看着的就是鼬找人给佐助画的像。虽然这一幅他早在宇智波府邸里见过了。

  “真是从小就好看啊。”他话音未落,便蓦地侧身,不远处的沙发上多了一道凶狠的鞭印。

    鸣人挂上虚伪的笑容,转身向来人颔首致意。

  “怎么,三年不见,居然知道‘礼貌’怎么写了吗?”佐助半垂着眼睛,慢条斯理地收着鞭子,漫不经心似地说道。

    他穿着鸣人十分熟悉的那套黑色的制服——当然不是三年前那一套,以他的洁癖想必这样的制服有上百套——手套和袖口间露出的几寸皮肤尤其惹人遐想。

    鸣人立马恢复海盗头子的流氓本性,吹了声口哨,轻佻地说:“你这是在勾引我吗,前总督大人?”

    佐助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好像刀锋贴着肉剐过去似的锋利。

  “真是本性难移啊,海盗。”佐助收好鞭子别回腰后,一边整理袖口一边走过鸣人面前。鸣人在他经过的一瞬间抬起了手。

   佐助停住了步子,任由他的手在腰间不安分地移动,没什么表情地说:“你既然是来找死的,又何必做些多余的事。”

    鸣人箍着他的腰,手指在皮带束出的诱人曲线上打转,做着极富暗示性的动作。他凑近了佐助,嘴唇堪堪停在对方莹润的耳垂前,故意压低了嗓音,挑逗似地说:“宝贝儿,我可想死你了。”

    热气落在颈侧敏感的皮肤上,惹得佐助蹙起了眉,稍稍拉开了些距离。

  “我看你是想我的鞭子了。”

    鸣人低下头笑了一声,说:“反正不是想你的靴子了。”

    他干脆把头搁在佐助的肩上,侧着脑袋注视着佐助的侧脸。那双淡漠的眼眸半垂着,落到他脸上的目光尤其锐利。他看到怀里的美人勾起了嘴角。

  “是吗,那还真是可惜了,那一脚我踩得挺爽的。”佐助微微顿了顿,抓住了鸣人按在他后腰别着的鞭柄上的手,继续道:“毕竟是海上霸主漩涡鸣人船长。”

    鸣人嗤笑了一声,捉紧了对方的手腕,那双素白却有力的手已经将匕首送到了他的后心,鸣人道:“早就不是了。”他恶意地在对方裸露在外的细嫩皮肤上摩挲着,随即满意地抬起了头。

    两人的鼻尖也不过一掌之隔。他们保持着暧昧的姿势较力,最后以两人同时松手为结局,暂停了对峙。

    落败的海上霸主与被监禁的海军总督看着对方,胶着的呼吸里染上了对方的热度与黏稠。

    佐助半垂的眼帘忽然掀起,望进鸣人的瞳孔。

    下一秒鸣人吻了上去。

    他煽情又霸道地扫入佐助的口腔,仿佛翻腾的海浪,狂放而缠绵的席卷了坚硬的海礁。鸣人一手扶住了佐助的腰一手扣住了他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带着海风的激烈的亲吻。他抱着佐助移向沙发,却冷不防被佐助的脚一勾,摔在了地毯上。他也不恼,嬉皮笑脸地吹了声口哨,撑着脑袋看翻坐上来的冷艳美人,说:“哟,这么热情?”

    黑发的美人不说话,冷笑一声,松了松领带,俯身揪着鸣人的领子亲上去。

    鸣人眼中的湛蓝一下子沉淀下来,像一只挣破牢笼的野兽带着撕碎一切的气势回应了对方的吻。

    这注定是一个充满血腥味的吻,但也足够缠绵。

    最后佐助微喘着直起身,坐在鸣人身上,居高临下地点了点鸣人的心口,扬起一抹笑,声音有些沙哑,“我赢了。”他的手里是一把微型手枪,此刻正危险地抵在鸣人胸口。

    鸣人挑了挑眉,毫不在意地躺平,冲佐助张开双臂道:“来吧,宝贝儿,你知道我的命一直都是你的。”

    佐助挑了挑眉,抬起了枪口对准鸣人的眉心,鸣人岿然不动。

  “我知道,不过——”佐助移开了枪口,把枪一丢,撑着鸣人的胸膛就要起来,“我不想要。”

    鸣人笑了起来,继而抬手握住他的腰,把他死死压回自己身上,眯起眼睛意有所指地说:“可我想要。”他舔了舔干燥的唇,恶意地向上顶了顶胯,佐助反手就要抽出鞭子赏他一下,居然摸了个空,他的表情彻底冷了下来,低下头看着鸣人,缓缓伸手搭上了鸣人的脖颈,纤长有力的手指收拢,他看着鸣人不得不张开嘴呼吸,这才勾出一个冷淡的笑意,道:“我后悔了,我现在就要你的命。”

    然而下一秒,鸣人突然抓住了佐助的手腕,一手扶着佐助的腰坐了起来,凑上去交换了一个深吻,这才笑眯眯地说:“只要命多不值,再让我上一次,把我剁碎了喂鱼都可以,就看你愿不愿意了,佐助。”

    危险的海盗展开了攻势,在线条优美的颈侧落下轻吻,接着吮吸的对象移到喉部,挑逗似地舔弄一番后,鸣人抬起头,笑眯眯地说:“海员漩涡鸣人递交申请。”

    日思夜想的美人已然情动,绯色的唇微动,“批准。”

    于是海盗头子以舌尖回以放肆的礼节,笑声低沉。

  “遵命。”




END


没错没有了再往下拖也没有了(咳

就是单纯想!撩!助!!想让鸣人说!情!话!!【二哈】

再次感叹成年人的爱情就是好啊【doge】注意联系题目(咳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之作其实考试前就写完了_(:зゝ∠)_

爱你们(づ ̄3 ̄)づ╭❤~祝我高考顺利嘛你们qwq!!!!



 

 


热度 73
时间 2017.04.10
评论(14)
热度(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