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丽塔(下)

前文劳烦点头像


漩涡鸣人爹妈走得早,过惯了没有亲人的日子,上天却在他三十岁那天丢了个闺女,不是,丢了个儿子给他。

这个男人带着花骨朵儿似的孩子行驶在通往和平的路上。他们在离开旅馆后还有过不少落脚点,但更多时候只能睡在车里,还得远离人烟,以防战争难民的袭击。

佐助是在鸣人强健的臂弯里长起来的,把小箱子里的裙子轮流换了好几遍。他离开鸣人的手臂和丢掉那些裙子的时间差不多,因为他长大了,再也无法像个精致的人偶坐在鸣人怀里抱着他的脖子。在佐助和鸣人流浪的第五个年头,鸣人丢掉了那些裙子。佐助把小恐龙留下了。

佐助,佐助。

鸣人总是这么叫他。叫他吃饭的时候,叫他擦身的时候,给他讲睡前故事的时候……佐助,佐助。

鸣人没听过睡前故事,所以当他听到小孩的要求的时候非常震惊,因而只能给佐助念枯燥的名著——从街上捡的残破的书——以求佐助赶紧入睡。鸣人给他念《吉檀迦利》,给他念《万叶集》,给他念《月亮与六便士》……白天鸣人在路上捡到什么,晚上就给佐助念什么,遇到鸣人不认识的字就跳过去,所以念得飞快。

后来鸣人捡了一本书,是纳博科夫的《洛丽塔》。他念得前所未有的专注,念着念着却没了声音。佐助盯了他的侧脸好一会儿,从后座的毯子里一骨碌爬起来钻到前座,抱着鸣人的脖子吻他。只是唇与唇相触,蜻蜓点水般的纯情。

他们相拥而眠。

那一年鸣人三十五岁,佐助十五岁。和亨伯特遇上多洛莉丝相仿的年纪。

佐助,佐助。

鸣人让坐在他腿上。佐助的头皮紧贴着车顶。“你不该引诱我,我是你的爸爸。我们不是也不能是亨伯特和洛丽塔。”

“你当然不是我爸爸,”佐助难耐地扭了扭腰部,勾着鸣人的脖子垂下头去蹭他,“我们不是亨伯特和洛丽塔。我是宇智波佐助,你是漩涡鸣人。”

他也许并不清楚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含义,也尚未知道这一切的恶果已在此刻注定。

佐助,佐助……

鸣人叹息似地呼唤他的名字,回应了他的啄吻。

 

他们的汽车旅行持续了十二年。期间他们从未做过爱。他们只会偶尔与对方接吻。当鸣人作为佐助的养父时,他的吻温柔轻和,落在眉心和眼角;当鸣人作为佐助的爱人时,他的吻霸道而缠绵,甚至会害得佐助的唇破皮流血。他是粗俗的,他又是温和的。他本该是个强盗,却不得不成了绅士。这朵艳丽却不自知的诱人花朵让他沉溺疯狂。

一切早已如宿命般注定。

 

战争早已结束,鸣人带着佐助在瑞士定居。他们终于到达了和平的终点。

佐助,佐助……

如今鸣人这么叫他的时候不得不拖出一串漫长而又撕心裂肺的咳嗽,他在这些年里染上过许多要命的病,落下了病根。

鸣人正当壮年,却已活得像个半截入土的人,显露出老年人独有的任性和霸道。

终于有一天,佐助对鸣人说:“你这个疯子。”

鸣人愣了几秒,继而死死地箍紧了佐助,疯狂而胡乱地亲吻佐助的面庞。他的内心早已在漫长的岁月里被日夜同行的毒液腐蚀,只是勉强维持着人的外衣,他的渴望随着佐助的成长与日俱增。最终,他施加了罪恶的暴行。

他按着佐助,不顾那孩子——其实他心知肚明昔日娇小的孩子已然成长为俊秀的青年——的惊愕与挣扎,强行占有了他。

他对上佐助没有温度的眼睛落下泪来,哭泣着恳求:“拜托……求你……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佐助只露出了讽刺的笑。

他们最终成了亨伯特和洛丽塔。

但鸣人已被这朵花儿的蜜液引诱。他对上的是一只法力高强的纯真恶魔,一只不自知的妖精。他知道自己必败无疑,因此甘拜下风。这场一分高下的决斗从他看到那孩子的眼睛的第一秒就已注定结局。

他干了很多荒唐事,比如强迫佐助换上女孩子的蕾丝裙,就像很久以前那样。而佐助从一潭安静的池水,变成了死寂的河床,再无声息。

 

鸣人似乎乐衷于怀念过去的一切,他如今再想要抱起佐助已有些吃力,但他痴迷佐助抱着小恐龙注视着他的样子。读睡前故事的习惯也重新被拾起,他读很多书给佐助听,佐助紧挨在他怀里,没有表情地听着,即使再听到《洛丽塔》也没有任何回应。

他真的长大了。而迫使他过早成长的罪魁祸首正在他身后,紧紧地抱住他,仿佛他们是永世永生的爱人一样。

性感少女不满于亨伯特病态的桎梏,去追求更放荡的生活与更刺激的冒险。

但鸣人没有给佐助这样的机会。

佐助,佐助。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结果又确如宿命的必然。就好像,你该笑的时候没有快乐,该哭泣的时候没有眼泪。该相信的时候没有诺言。于是我用手去触碰你的眼睛。太冷了。倘若你的眼睛这样冷,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

“鸣人。”这是佐助许久来的第一声呼唤,他注视这个日渐衰老的男人的眼睛,没再说下去。鸣人却明白他要说什么。如同亨伯特明白他的多莉——理查德·弗·希勒太太——的未尽之语。

你救了我。你毁了我。

也许他们也有一个《洛丽塔》式的结局。



END

在此我声明一下,我写这篇文的初衷是想表达自己对《洛丽塔》的感受——恋童癖这种畸形病态的癖好或行为足以毁了人的一生,无论是施以暴行者还是承受暴行者。我认为我国还需要加强相关方面的立法。

所以请不要误解这篇文章。我爱佐助,我爱鸣佐,我更希望通过这个悲剧让更多人明白这是不对的。顺便感谢那位大半夜来找我提建议的姑娘!·3·你们就当助助和太子被我请来拍了个公益广告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倘若你的眼睛这样冷,有个人的心会结成冰。”出自沈从文先生的《月下》,私以为这段话很切合鸣佐。

关于《洛丽塔》中亨伯特帮多洛莉丝补全的未尽之语,原著中是这样的——

“她搜寻着合适的词语。我心里却暗自为她添补好了。(“他伤了我的心,而你干脆毁了我的一生。”)”


嗯,下次写写叔佐和学生鸣的校园paro好了。

顺便本宣http://dassadsy1123.lofter.com/post/469eff_de624fc

第一次出本!希望各位宝贝们多多支持嘿嘿嘿【手动比心】

 

 


热度 46
时间 2017.02.19
评论(3)
热度(46)
  1. 布言布语烧土一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