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智波友人帐

(六)

*前文劳烦点头像

*这章不是很好吃,走剧情的

*为什么各位太太们都发了有趣的nsoREPO而我这次却没发呢?

因为我没去成啊……



一路无话地到了家,两人穿过蔓草荒芜的小院进了门。

佐助换了鞋,又丢给鸣人一双拖鞋,自己先进去了。鸣人眼尖地瞄见鞋柜里有一双和佐助那双一样的,就偷偷换了那双,装作没听见九喇嘛的打趣,干咳一声朝里走,边走边喊:“打扰了!我是漩涡鸣人,是佐助的朋友!请问——”

“小鬼,”斑从某间房里探出头来,嘴里叼了根烟,烟头上那一点光随着他的动作在半空划出一道弧,“这里。”他冲鸣人露出一一个不怀好意的笑来。

鸣人和九喇嘛不约而同地竖起了寒毛。

 

斑回到位子上坐下,伸展着双腿惬意地吐了个烟圈,被理完东西的佐助看见,皱着眉说:“斑,熄掉。你肺不好自己不清楚吗?”

“好,好。”斑撑起脸颊摁灭了烟头,赌气似地嘀咕:“抽根烟都不行了,这个家到底谁做主……”

“谁做饭谁做主。”佐助瞥了他一眼,目光落在门口冒出来的金毛上,不再说话。

 

 

一张桌,三杯茶。

指针“滴答滴答”地走过。杯口腾起袅袅水汽,茶叶浮动。

三人分坐两边,佐助与鸣人一道对着另一边的孤家寡人,活像早恋的小情侣被教导主任传唤,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两对惊怒交加的父母冲进来棒打鸳鸯。

良久的沉默终于被一声“咕噜”的抗议打破。

佐助下意识去看鸣人,结果斑在对面拍了拍肚子,懒洋洋地下达指令:“我饿了,小佐助先去做饭。”

佐助扫了他一眼,斑瞪了回去,“我要是饿了可是什么都不愿做的!”

佐助对上斑的无赖只有认栽的份,站起来往厨房走。

鸣人的目光一路跟着佐助出门。斑敲了敲桌子,把鸣人的魂叫了回来。

“喂,小鬼,”斑一手撑着脸,另一只手在桌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扣着,似乎全然不察鸣人的紧张与防备,“趁佐助不在的工夫,我跟你说清楚——”斑停住了手指的动作,抬眸看向鸣人,无形的压力让鸣人吞了口唾沫,“佐助能看到你的那只狐狸。但他以为你不知道,已经为此烦恼很久了——啊,这个家伙居然也会为了别人的事烦恼,”斑忽然仰起头摇了摇,接着说,“我调查过你。别一脸傻样的看着我,老子本事大着呢!虽说一晚上也查不到什么东西,但有些事情还是挑明了说比较好。我猜你是故意接近佐助的吧?还非要扯上那个春野家的小姑娘,呵。”斑嗤笑了一声。

“我看你自己是知道那只狐狸的存在的啊,那你估计也是知道宇智波的写轮眼咯?”

“我不是为了写轮眼才接近佐助的!”

“坐下!”斑一拍桌子,眼神凌厉地瞪了一眼气愤的鸣人,“你急个屁!我说你居心不良了吗?!真要那样你现在能安安稳稳地坐在老子面前!?”等鸣人忿忿地坐下了,他才接着说:“宇智波宗族就剩我和佐助了,剩下那些杂碎们可以忽略不计。你要真为了佐助好,应该用你和那只狐狸的妖力封住佐助的写轮眼。不过这样一来你想隐瞒的事肯定瞒不下去了,而且,你自己没了妖力也不知活不活的下去,”斑耸了耸肩,“还有一个办法——”

鸣人抬头看他。

“——就是把我的眼睛换给佐助。”

斑像是没看到鸣人的震惊,若无其事地说:“本来佐助的哥哥鼬是打算把自己的眼睛换给佐助的,结果还没准备好就病倒了,临终想封住佐助的写轮眼也失败了。我也算佐助的亲人,换个眼睛还是没问题的。”

“佐助再这么下去,迟早会瞎掉。”斑停下来打量了一番鸣人,“不过看样子你也不是很担心?”

鸣人颓下了肩膀,露出了一个苦笑,“……怎么可能不担心啊我说……”

斑挑了挑眉,听他接着说,“这种事……我早就知道了啊。”

“但是如果这么做的话,佐助也不会开心的吧?用亲人的黑暗换来自己的光明……在被隐瞒的情况下接受这样的好意,对于佐助来说,只会让他更痛苦而已!”鸣人看着斑,没有丝毫躲闪,“我会找到办法的!我不会让佐助瞎掉也不需要你的牺牲!如果最后还是没有办法,我会和九喇嘛一起封住他的写轮眼!”鸣人摸了摸脑袋,有点无奈地说:“不过到时候就要麻烦大叔你抹去佐助的记忆了。”

“终于找到了他,我可不想让自己变成佐助难过的原因。”

斑眯起眼审视着鸣人,没再说话。

地板传来“吱呀”一声。不是房间内。

“谁?!”鸣人倏地转头,一瞬间又有些惶然,颤声试探道:“佐助……吗?”

斑撑起脸颊,冷眼看着。

门外没再传来动静。

鸣人咽了口唾沫,打算去瞧个究竟。

椅子刚在地上拖出半个音节,斑发话了。

“猫吧。”斑无所谓地打了个哈欠,“老房子里有什么都不奇怪。”

“是吗?”鸣人半信半疑地挠了挠后脑勺,还是坐了回去。

“是的……吧。”斑半垂着眼,目光落在门上。




*忘了说,这是短篇_(:зゝ∠)_好像还有什么要说的但我忘了

热度 73
时间 2017.01.08
评论(3)
热度(73)
  1. 墨白烧土一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