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年

圣诞快乐

前文劳烦点头像啦



【完结章】


你体会过绝望吗?

如果有可能,漩涡鸣人真的很想上网求助:“对着生病昏睡中的心上人做了个春梦现在裤子湿了怎么破!?急在线等!!”

大概会被当做变态吧?

 

但现在鸣人真的非常紧张,生怕自己这边还没解决完佐助就醒了,他总不能捂着裆对佐助笑笑说:“不好意思啊,兄弟刚刚没忍住对着你做了个春梦。既然这样那我也就不瞒着你了,兄弟喜欢你很多年了,啥时候大家一起爽爽?”绝对会被佐助踢出去的吧我说!!

他倒是想借一下浴室先处理一下,但裤子上还是有痕迹啊!难不成在他用了人家的浴室后还得再在里面洗完胖次烘干以后再带回家吗?听起来很像一个智障好吗?!

鸣人忧郁地缩在佐助床边,姿态非常的少女地蜷起双腿抱住,以此掩盖自己裤子上罪恶的痕迹。

要不先这样吧?反正佐助一时半会儿也醒不过来——

“吊车尾的?”

——个屁哟。

鸣人缓缓转过头看向身侧,佐助正撑着脸看他,他默默咽了口唾沫,把腿缩得更紧了些。

“嗨、嗨?你醒啦?还有没有不舒服?”鸣人尴尬地笑着,屁股朝外又挪了挪。

“嗯。医生说是因为过度劳累加上受了点寒,现在没事了。”佐助看起来还有些困倦,但不再那么虚弱了。他淡淡扫了一眼鸣人,撑起身子靠在了床头,侧着脑袋看鸣人,柔软的黑发乱翘着,有种随性的帅气。

好看的人真是无论怎样都好看,尤其是落在有情人眼里,简直自带美颜效果。

鸣人抱着膝盖冲佐助发呆,看到佐助嘴巴动了动,没反应过来。

“什么?”他问。

“渴。”佐助重复了一遍,语气平静。

“哦、哦!”鸣人下意识爬起来要去给佐助倒水,才跨出去半步人就僵住了,欲哭无泪地扭过半个身子,问:“佐助,你、你能不能自己去倒?”

佐助挑了挑眉,没有说话,黑亮的眼眸就这么看着鸣人。一呼一吸的工夫,鸣人单手捂着脸转了回去,蹭到佐助床头拿起杯子朝书房走去——他真是无比感谢当初死缠着佐助在书房里放了饮水机的自己。

鸣人倒了温水,从书房出来,螃蟹似地挪到了佐助床边,背对着佐助把水杯递了过去,低声说:“慢点喝。”

佐助接过水杯,盯着鸣人僵硬的背脊,露出了一个浅淡的笑容。他捧着杯子抿了几口,感到喉咙不再那么干涩了,这才将水杯轻轻放到了一边,然后抬手拉住了鸣人衣服的下摆,问:“你为什么背对着我,吊车尾的?”

语气之软,几乎要叫直面了十几年冰碴子的鸣人热泪盈眶了,只是此时鸣人是在升不起半点痴汉的念头,满脑子都是不能让佐助发现自己的窘态。

“呃,那个,既然你醒了,那我就先走了……”总、总之就一口气冲回家好了!!

“吊车尾的,你不是喜欢我吗?为什么要逃?

 

轰的一声。好像平地里炸起一声雷,半空放了一朵烟花,樟树的种子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鸣人像一块被格式化的硬盘,任凭他把心肝脾肺肾翻了个底朝天,愣是找不出一个否认的词语。

为什么要否认?我本来就喜欢他啊!全世界都知道我喜欢他啊!

但是……但是……

但是什么?

鸣人说不上来,只是觉得哪里空空的。他心里抓耳挠腮地想要抓到那缕茫然,面上就成了一根一窍不通的木头、一块不懂情思的石头。说喜欢的也是他,追了十五年的也是他,到头来当了懦夫的也是他。

漩涡鸣人,你可真有出息。

 

耳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鸣人的半边脑子已经陷入迷怔,剩下半边却清醒得可怕,他甚至可以想象出佐助缓缓掀开被子的样子,那双苍白细瘦的脚踩在软和的绒布拖鞋上,他会先迈右脚,伸手揉了揉脑后的乱发,又理了下衣服,然后站到自己面前。

佐助正站在他面前。

于是鸣人剩下半边脑子也成了浆糊,一片空白。他只能感到自己的脸被轻轻捧起,视线正撞进那双纯粹到叫人心颤的眼睛。

“你喜欢我吗?”

别问了……

“还是说你要否认吗,关于你喜欢我这件事?”

拜托你,别问了……

“你不喜欢我吗?”

求你,别——

“鸣人……”这是一声失望的叹息。

在那双手抽离脸颊的瞬间,鸣人抬手紧紧按住了它们。

——怎么会。

“……我怎么会不喜欢你。”

我喜欢你十五年了啊。

我追着你的背影那么久,你问我喜不喜欢你?

我从一个毛头小鬼长到这么大满心满眼全是你,你问我喜不喜欢你?

我把你当宝贝似的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丢了,你问我喜不喜欢你?

我就是把命给你都无所谓了,你问我喜不喜欢你?

漩涡鸣人一颗心刻的全是宇智波佐助,你问我喜不喜欢你?

喜欢你真累啊。我好想不要再喜欢你了。

可就是做不到,我有什么办法啊?

“我喜欢你……”

鸣人呜咽着嘶吼——

“老子他妈的喜欢你啊!!!”

全世界,我最喜欢你了。

 

 

“嘁,大白痴……”

“你这是什么反应啊我说!”鸣人抹了把眼泪,圆溜溜的眼睛瞪了起来,异常委屈,“我刚表白完诶!!你都没有什么表示的吗?!!”他真的丢足了脸,要是这样佐助还不和他在一起,他、他就——他就再追十五年!缠着佐助不放!踢掉一切潜在情敌!直到佐助答应他为止!

鸣人暗自下了决心,却又忍不住红了眼眶,尤其是佐助沉默的凝视,越发让他心里没底,因而连问出口的话都带上了小心翼翼的鼻音和颤抖,“是、是不能和我在一起的意思吗?”他那双蓝眼睛盈满了不安和惶恐,简直像一条被摁在砧板上待宰的鱼,一边窒息一边绝望地等待这终结的来临。

“你这是什么没出息表情。”佐助皱着眉拍了拍鸣人的脸,忽而又放松了眉头,稍稍弯了眼角,露出一点矜持而欢喜的骄傲来,“我喜欢的家伙,可不能露出这种表情!”

他说:“我喜欢你,正好你也喜欢我,我们为什么不能在一起?”

我想和你在一起这种心情,谁也无权干预。

 

这种话,鸣人以为一辈子都没机会听到了,如今奇迹正在眼前开花,他却被噎住了喉咙,只从心底发出了两声含混的呜咽,他只好伸手把佐助抱了个满怀。他抱着这个人,就好像抱住了自己的整个世界。

“放手啦大白痴!我要被你勒死了!”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我最喜欢佐助了!!我才不会放手!!!死也不放!!!”

真好,原来你也喜欢我。


 

漩涡鸣人喜欢了宇智波佐助十五年,全世界都知道,只有宇智波佐助不知道。

宇智波佐助喜欢了漩涡鸣人十五年,谁也不知道,连宇智波佐助自己也不知道。

漩涡鸣人以为是宇智波佐助刻意避开了他的整个世界,其实是宇智波佐助把自己藏在了那个喜欢着漩涡鸣人的世界里。这是两个没有交集的世界,因为漩涡鸣人只喜欢宇智波佐助,喜欢了十五年。

他们都喜欢对方,凭什么不能在一起?

 

END

 

 

 

 “喂,白痴……”

“嗯嗯??”

“你快点滚去洗澡换条裤子……”

“……”


END




热度 36
时间 2016.12.25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