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人

*有微量剧透

说书人

——《溯洄》读后有感


故事从一个愣头青寻上“九爷”开始。九爷让那小子坐了,清了清嗓子,第一个故事就讲起来了。

他从大漠戈壁讲到怒海狂澜,从地底珍奇讲到林中秘境。这其实也不算他在讲,是好多人一起讲。时间轴和视角就从这里分出去。但又不乱。就和什锦糖葫芦似的,每一颗吃下去都是不一样的味儿。但中间那根签子一直穿着。形不散,神更是聚着。

鸣人、佐助、宁次……他们都是说书人,每个人都有故事要讲,但听众就你一个。

他们给你围一圈,每人桌前一盏茶、一碟零嘴。他们倒也不急,总是慢悠悠的,冷不防丢个包袱或落个闪下来,让你猝不及防,还没等你咂出余味来,他已经接着往下讲了。故事的节奏全在他们手里,你听他讲到精彩处忽然停了,端起茶盏润嗓,或拈一粒蜜饯品起来,也只能抓耳挠腮干着急。他就是靠那讲故事的技巧勾得你口干舌燥,脑子里只想着“后来呢?”

但最坏的还是那茶壶。这人仗着艺高胆大变着法地绕圈,偏偏你还挑不出错来,反倒觉得“此言甚是有理”,怪哉!

你再看此中鸣人,从一个混小子到九爷,刀口舔血,脑袋别在裤腰带上,暴躁起来句句带粗,却偏偏对佐助软得像滩糖浆,巴不得沾在那人好看的唇上,占便宜占个够。也幸亏佐助心大,不和他计较。只能说在爱(撩)情(助)这件事上漩涡鸣人是赢在起跑线上的。

《溯洄》和别的作品不一样。他其实不是给你画面,告诉你这画里有什么,他就是茶壶坐你对面给你讲了个故事。讲一个从前世傻到今生却傻人有傻福的家伙追着他的心上人追了几个轮回的故事。画是预设好的,但故事里面什么都能发生。他们其实还有好多好多的故事,茶壶只是拣了她喜欢的其中一则来讲。这故事不像是“茶壶”讲的,应该是“酒壶”讲的,听着有种洒脱和快活。不矫饰、不贪慕,笑也笑得大声点儿,哭也哭得利落些。

我这破记性却仍记得鸣人对着日出落了满脸的泪,被雏田撞见时只说:“露水吧。”是啊,不过是平整得纸一样的心脏被揉皱搓了搓,不过是得知自己让佐助在这世间伶仃了太久,不过是想起了那人的一个回眸和风里飘起的缎带。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沾了满脸的,也不过是露水而已。

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塞外飞雪,崖边青松。这世间种种皆融在这方小天地里。

九爷轻轻给鹰的杀器系上了藏蓝的缎带,被那人漂亮的黑眸一瞪,也不恼,嬉皮笑脸地把那人颊边的一绺垂发别到耳后,说:“媳妇儿,你真好看。”动作却是十足的温柔。玉雕似的美人冲他挑了挑眉,下一秒沉溺美色的家伙就捂着肚子闷叫一声。一块乌青是少不了的。美人冷哼一声,却没甩开他偷偷摸过来的手。于是十指紧扣。

其实这个故事很简单。

漩涡鸣人终于牵起了宇智波佐助的手,再也不放开。仅此而已。

 

 

 

以下是正文。(x

所以一开始其实是“师傅去哪儿”但最后并没有人关心师傅去哪儿了[摊手]

我助真TM好看

日常表白《寒江雪》的任务已经被小河承包了那从今以后表白《溯洄》和《长庚》就交给我吧!

每天不看《溯洄》和《寒江雪》就浑!身!难!受!

下次出本请务必让我写序!

的地得问题就不提了我理解真的[doge]

 

PS:草薙剑又名草雉剑,《寒江雪》中并非笔误。

 

 占tag抱歉

 @煮酒 茶壶太太真的算是鸣佐圈的泰斗了[doge]最近刚转来lof大家多多支(催)持(她)一(发)下(文)


 


热度 11
时间 2016.12.17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