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列传

归乡10

 

佐助和现役火影卡卡西丢下了预备役火影鸣人率先上楼,任凭鸣人趴在地上不满地控诉,鸣人见二人果真不为所动也就爬起来跟了上去。

“好了,有什么事想说就可以说了。”卡卡西合上火影室的门,转身绕到办公桌后坐下,“我保证一切都将保密。”他端坐在桌后,双手支在眼下,从银发的阴影下露出锐利的双眸,直视佐助的眼睛。

鸣人眯着眼撇了撇嘴,刚想拆穿卡卡西的真面目,就见卡卡西扬起脖子歪了歪脑袋,语调恢复到平时的欢脱轻松,笑眯眯地说:“嘛,总之有什么青春期问题也可以请教老师哦~老师可是专业的哟~”

鸣人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抬手遮住了脸走到一边去了。

佐助却没想和他开玩笑,他看了眼鸣人,开口的瞬间又有些犹豫,说:“上次……鸣人寄来的信里有提到‘警务部队’……”他刚说到关键的字眼就不再接着说了,卡卡西微微挑了挑眉,戏谑地瞟了一眼因为被提及而突然兴奋起来的鸣人。

“喂喂!佐助!这一年我可不只寄了一封信给你啊我说!”

“其他的没看。”

“喂!你!”

“可以了,鸣人。”卡卡西假意咳嗽了一声,便端正了态度回应佐助。

“警务部队嘛……我想你也清楚,毕竟这一直是由你们宇智波一族——”卡卡西突然顿住,想起了那个嚷着要当火影的宇智波。

“我知道。”佐助浑不在意他的骤停,替他接下了话头,“我想知道有没有可能重建警务部队。”他从来没有放弃复兴宇智波的想法,但他已不再像从前那么冒进,四年在外的游历教会他如何曲线救国,他可以慢慢来,让哥哥和宇智波的真相一点一点为人所知,抹去这个荣耀的姓氏上的浮尘。

卡卡西双手交握放在桌面上,终于摆出了火影的态度,正色道:“佐助,我不得不告诉你,可能性很小。”

“如今木叶的高层仍有一部分持有对宇智波的偏见,四年前得以保留神社和族长大宅已是他们最大的让步,更何况——”卡卡西的声音忽而低了下去,轻轻地,却残酷地把现实摊开了放到佐助面前。

“——只有你自己一个人的‘宇智波’,就算真相大白又能如何。”

“佐助,放弃吧。你——”

“卡卡西!我——”佐助急躁地打断了卡卡西,他意识到自己的情绪正久违地濒于失控,只好先深呼吸几下再开口,但他忽然发现了语言的贫弱与苍白,以及自己这种不切实际的天真的可笑。他从卡卡西的眼神中读懂了木叶的态度。

不是早就明白了吗?我到底在妄想些什么?

佐助敛起了一切情绪,沉默地走到了一边。卡卡西只是看了看他,没有再对他说什么。

鸣人刚刚没有插上话,此时刚想开口就被卡卡西抬手止住,“鸣人,这不是在说笑,你不要再像以前一样天真了。”

卡卡西看着鸣人一脸不甘,认真地对他说:“这是政治,也是你成为七代目火影之前必须搞清楚的东西。如果没有这种意识,你不如把火影的位置让给鹿丸。至少他不会感情用事。”

“卡卡西老师!”鸣人有些恼火,冲到卡卡西桌前撑着桌面对卡卡西说:“佐助上次的确帮了大忙吧?如果不是佐助在外配合,我们怎么可能这么顺利解决了麻烦!而且宇智波不是一直都是‘警务部队’吗?就算现在只剩下佐助一个人这也是抹杀不了的事实吧我说!?”

卡卡西平静地看着年轻的学生看似有理有据的反驳,在鸣人说话的间隙里问:“所以呢?”

鸣人一拍桌子,眼睛瞪得老大,一副“你怎么还不明白”的烦躁表情,大声道:“所以说啊!凭什么那些家伙有意见啊?凭什么他们要对佐助有偏见啊!卡卡西老师,你不是火影吗!?为什么他们可以指手画脚啊我说!!”

“鸣人!”卡卡西站了起来,“啪”地打在自己异常暴躁的学生的脑门上。

“干嘛啦!!”鸣人不忿地捂住了脑门。

“让你冷静一点。”佐助靠在墙上,只是偏过脸看了一眼鸣人,好像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不在意。

“没错。”卡卡西温和了冷厉的眉宇,又拍了拍鸣人的脑袋。

“我在替你说话诶!!”鸣人把情绪宣泄的对象转移到了佐助身上,用一种极为不可思议和愤慨的语气说:“你自己不也希望这么做吗!?难道一直被当作罪人、叛忍来对待会让你很好过吗我说!?佐助,你这几年一直不回木叶不就是因为——”

“不要觉得你很了解我。”佐助冷冷地截断了鸣人义愤填膺的质问。抹去了这两天来所有的温情,他显得尤为不近人情,好像回到了很久之前两人立场相对时的状态。

“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

“别自以为是了。”

“佐助!”鸣人走过去扳着佐助的肩紧盯着他说:“你不觉得你这样很幼稚吗?因为得不到东西就闹脾气什么的!你是小孩子吗!?”

“到底谁才是小孩子!”佐助打落了鸣人放在他肩上的手,身体前倾,嘲弄地低声道:“赶紧丢掉你那些天真的念头吧,鸣人。”他低下了头,不知道是说给谁听。

“然后快点接受现实,去找到抗争的办法吧。”

鸣人的眉峰压了下来,他被佐助消沉讥诮的语气刺了一下。

“至于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他的态度好像一锅热油浇在了烧得直冒烟的鸣人头上,顿时点燃鸣人身上的易燃因子,但鸣人还来不及把五脏六腑里感同身受的愤怒和不甘倒出来砸向对方,就被佐助一盆突如其来的彻骨冰水浇了个透心凉,瞬间灭掉了他所有抗争和纠缠的怒火。

“我明天就走。”佐助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火影室。

“这家伙……”鸣人从牙缝里挤出几个音节,攥紧的拳头咯吱作响。

卡卡西对他们俩可以随时随地爆发争吵的能力已经习以为常——虽然大多数情况下是鸣人一人的控诉。他懒散地靠在椅子上翻阅今天的文件,第一份是日常任务报告。卡卡西扫了一眼还站在原地的鸣人,草草略过文件的内容翻到了最后一页,签下了名字,同时取过火影信印印了上去。他一边做着这些程序性的动作一边头也不抬地说:“要追就快点,不追就去做你的事,别杵在这里浪费时间。”

鸣人的背颤了一下,梗着脖子硬邦邦地回应:“我才不会去追他!”

那之前巴巴地追了人家三年的是谁?

卡卡西无奈地摇了摇头,放下了手头的文件,清了清喉咙,说:“漩涡鸣人,我以六代目火影之名命令你去追查第七班成员宇智波佐助的行踪并尽可能了解当事人的想法进行汇总分析。特许你再找到人后不用马上带回来。以上。”卡卡西撑着下巴看他,说:“这个任务很简单吧?怎么样,接不接受?”

鸣人噘着嘴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说:“接受任务。”话音刚落,他已经一个箭步跳出窗子,带起的风把卡卡西的文件弄得乱七八糟。

“……”卡卡西在那一瞬间体会到了一种辛酸。他瞄了眼地上的文件,就眼不见为净地转了椅子,“反正鹿丸会收拾的吧。”六代目不负责任地想,随即掏出了《亲热天堂》心安理得地品味起来。

“阿嚏!”正在前往火影楼路上的见习辅政官大人忽然鼻子发痒,他抽了抽鼻子——实在懒得拿手去揉——耷拉着眼皮给自己下了个言灵:“今天又有什么麻烦事!”







前文劳烦点头像

我知道自己写的挺无聊的,没啥张力,既不大气也不精巧,我要学的还有很多【鞠躬】

书面稿其实还有两篇AU两篇智障脑洞吐槽没发过_(:зゝ∠)_先剧透一下好了,其中一篇和这个有关
其实就是来给你们看看我的临摹哈哈哈哈哈哈【←画渣秀个毛线啊!】

爱你们,比哈特

佐助真传来光篇十二月要播了啊啊啊啊!!!昨晚在房间里又哭又笑我妈以为我疯了rio尴尬orz

再次说明《风雷列传》是《来光篇》一年后的事情!跟原作有出入!有二设!所以我不怕被官方打脸哈哈哈

我的光回来了。


热度 22
时间 2016.11.13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