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列传

归乡9


佐助被鸣人一搅合,错过了去找小樱的最佳时机,还是鸣人把他拖出去吃早点的时候和他说的。
“诶——!?”鸣人一脸受了惊吓的样子,“去找小樱?可是一般这个时候她已经在木叶医院了啊!”说完他冲佐助促狭地挤了挤眼,咬了一口肉包。
佐助舀起粥的手顿了顿,无视鸣人挤眉弄眼的揶揄,心里有些淡淡的释然和骄傲。
——看,那个女孩已经成长为那么出色的忍者了。所以我更不能成为她作为一名独立自信的女性的障碍。
佐助在鸣人锲而不舍的追问里喝完了粥,起身离开了早餐铺子,把鸣人丢在那里结账,自己朝火影楼的方向走去。
“喂!你吃的也太少了吧我说!”鸣人一边掏着日渐干瘪的蛤蟆钱包,一边冲佐助的背影大喊。
“一共150。”老板清点过后道。
“再加一个包子!”鸣人加了一句。

木叶有条直通火影楼的主干道,所有的街道小巷都是这条大道的分支,在重建之后这条路修得更有气势,以求与四战之后木叶如日中天的声望地位相称。
佐助从房子里出来的时候仅带了一把剑,披风正在洗衣机里滚着,额带又被鸣人弄丢了,一头偏长的黑发在肩上扫着,脑后却还是始终顺不下去的炸毛,没有额带的压制,刘海很自然地偏分在脸颊两侧,显示出不同于发尾的柔软,同时也让那枚常年隐匿在暗处的轮回眼显露出来。
佐助半垂着眼睫持剑走着,脊背自然而然地挺着笔直,每一步都像踏在一块平整的雪地上般轻盈又稳健。他总是不自觉地进入防备状态,像一张轻巧却紧绷的弓,时刻准备用利箭将敌人钉杀于顷刻间。
忽然,他的脚步停缓了一瞬,眼波扫视下,暗处的家伙们不受控制地流下了惊惧的冷汗。
动物总是本能地恐惧着无法逾越的强大力量,这是任何训练都无法的抹去的天性。


鸣人一直慢悠悠地和佐助保持着十来米的距离晃着,直到佐助在火影楼前停下了,他才“哒哒哒”几步跳到佐助旁边,一边把刚买的包子递过去一边问:“怎么不进去?”
佐助没有接,低垂着眉眼勾起一抹讽刺的笑,只是握剑的手紧了紧,鸣人就感受到来自不同方向的四股杀意直奔佐助而来,而他仅是站在一旁就收了波及。
“我找卡卡西有事。”佐助提着剑转向鸣人,眼睛却没有看他,抬起下巴颇为倨傲地说:“至于要不要再火影室见他,看我心情。”轮回眼轻轻一瞥,五股杀意顿时消弭。
“能不能对我这个老师有点尊重呀,佐助?”
身后忽然传来熟悉的懒洋洋的语调,上扬又拖长的尾音昭示了来人的身份。
“卡卡西。”佐助淡淡地点了点头。
鸣人抬手行了个不伦不类的礼,大叫:“哦!卡卡西老师!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啊?”
“因为老奶奶们还没起床,所以今天不用扶她们过马路哟~”卡卡西走上前一手揽住一个肩膀,把他俩朝自己按了按又推着他们往前走,声音中明显在这笑意,‘’学生能来恭候老师上班真是太让老师高兴了,实在令人怀念啊!“
佐助微微一愣,鸣人和卡卡西的对话让他想起了小时候总是在桥上等卡卡西来上课的场景,往往他们三个早饭都消化完了卡卡西才笑眯眯地蹲在桥头冲他们打招呼,要是问起来,肯定又是一些满是破绽的借口。
仔细一想,那样的画面,好像也快十年不曾见到了。

“尤其是佐助,看到你也这么乖乖地等着我,老师好欣慰啊~”卡卡西微微弯腰分别看了看两个个头还差他小半截的学生,眼睛弯成了一道圆润的弧度。
“哼。”佐助闭上眼睛不去理睬他,却没有挣开卡卡西揽住他的手。
“卡卡西老师还真是一如既往的自恋啊我说!”鸣人扭头做了个鬼脸,都二十岁出头的他还老是像个小鬼头一样,曾经让卡卡西很是忧虑未来要怎么把火影的位置安心地交给他。
鸣人抬起手,在卡卡西面前晃了晃手里的包子,说:“呐,请你吃包子吧,火影大人卡卡西老师。”
卡卡西和散发着诱人香气的大白包子对视几秒,从包子后移开脸转向鸣人,问:“你又惹什么麻烦了?”
佐助默默地别过了头。
在鸣人大呼小叫的解释中,沦落到只能分到一个“因为佐助不想吃所以多买了”的豆腐包子的六代目火影大人笑眯眯地收回了慈祥地揽住自己可爱学生们的手,成功对当世最强之一的英雄忍者施展了终极忍术——千年杀。
“佐助,我们先走吧。”卡卡西跨过死鱼状的鸣人对佐助说。
佐助原本的火气被他们俩的幼稚行为彻底赶跑,此时面对卡卡西可称得上和蔼可亲的眼神,他忍不住捏了捏眉心。
“卡卡西……”
“嗯?”自诩有求必应的好老师卡卡西一脚踹开撕他绑腿的鸣人,和善地回应佐助。
“……你等会儿先洗手再和我说话。”




————————————————
本章画风开始迷幻起来了,我就是想写得开心点
————————————————
感谢@风雷列传 河梁太太的授权和鼓励!
这周基本上一直在生病orz质量和分量不够真的抱歉,我会努力提升自己的【鞠躬】
希望lof改组后性能可以更好,我已经一个月没用wifi登上过了【再见】也可能是我非酋体质作祟【再见】
各位也要注意身体

最近诸事不顺,但所幸我的世界还有他们二人相伴。

热度 21
时间 2016.10.30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