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雷列传

归乡
8-9
佐助在天将破晓之际悄然离开了河畔,把中途睡死过去的鸣人扔在了那里,将自己从那个睡相奇差的家伙的纠缠里解放出来费了他不少力气,直到走上了大道,佐助才懊恼地想到刚才就应该直接把鸣人踢下河。
佐助回到大宅时发现门口放了一个小包,他拎着进了屋子,开灯后放到桌上打开,露出了一个淡紫色的便当盒和一张卡片。他拿起卡片瞧了瞧,署名为“樱”的信笺犹带着女孩子喜欢的淡淡的香气。
小樱怕佐助刚回到木叶生活不便,本来想亲自过来帮忙,但听说卡卡西已经叫鸣人送了生活用品过去,想了想佐助大概还没吃过饭,就送了些糕点过来。
“佐助君一定要尝一下哟!妈妈的手艺我可是很有自信的!P.S.如果鸣人给佐助君添麻烦的话直接揍就好了!我和卡卡西老师绝对支持!”少女满满的活力似乎能透过字迹传递过来。
——老实说,佐助曾暗自庆幸过同组的女生不是那个羞怯文弱的白眼,他们的小队更需要能够快速成长的独立而强大的女性。
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小樱的优秀。师承三忍之一的纲手的她也有一身怪力,四战中一拳崩碎地面的壮举以及当时鸣人的表情都让他永生难忘。
只是有一点……
佐助少见地露出了为难的神色,打开了便当盒,露出了里面小巧诱人的糕点。
——她大概不知道自己并不喜欢甜食。
如同樱发的女孩子长久以来的爱慕一样,带着她盲目的善意,直接而坚定地呈递到佐助面前,却让佐助感到十分棘手。
他不止一次地直白地拒绝过对方,但这显然不构成她放弃的理由,仅就这一点来说,佐助觉得如果鸣人和小樱在一起了也是很合情合理的,唯一头痛的大概就只有他这个被当做两人共同目标的人了吧。
佐助最后挑了一个小一点儿的咬了一口,甜糯的口感渐渐融化在口腔里面,虽然相对而言没有那么让他排斥,但佐助还是觉得这盒点心送错了对象。
等会儿就去说清楚吧。佐助盯着手里被咬了一口的点心这么想着。
他一把将剩下的小半块塞进嘴里,皱着眉头囫囵地咽了下去。


鸣人是被冻醒的,晨曦间凉薄的湿气在他的衣服上结了一排细密的小水珠,他跳起来抖了抖,水珠便骨碌碌地滚落,摔在了脚边的草叶上。
鸣人用河水搓了搓脸,冲着投射到远方天幕的一排稀疏的金光猛吸了口气,刹那间涌入四肢百骸的清醒终于驱散了他初醒时颤抖的不安。他抓起脚边已经皱成一团的佐助的衣物冲上斜坡。
鸣人穿梭在逐渐苏醒的木叶中,奔过所有静谧与喧嚣的节点,朝人群中最格格不入的一处景色靠近。
挣脱了地平线的旭日摔进了天空的怀抱,一触之下点开一滴淡蓝,薄雾伴着淡霭晕开大半底色。黑夜终于退场。舞台早已准备就绪,于是日光盛装出席。
在鸣人的足尖点在宇智波门前的那一刻,阳光姗姗来迟,被屋檐阻拦,在空气里劈开泾渭分明的一条线,把宇智波划分进不可渗透的阴影中去。

鸣人踏着那道不可逾越的界线,走进了宇智波大宅。


佐助正在擦拭他的剑。
自从草薙毁于与大筒木辉夜一战后,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带过武器,直到大蛇丸叫水月给他送了一把剑。虽然没有草薙顺手,但也是不可多得的神兵。
佐助擦剑的时候要先连剑带鞘一起从身后解下,再抽出剑横放在膝头,取软帕擦拭一番。由于单手难以在拭剑的时候维持剑身的平衡,所以常常要花费大半个钟头,因为嫌太麻烦了,所以佐助其实很少这么做。
但今天不同,由于距离天亮还有些时候,佐助为了消磨点时间,便想起了许久没有清洁的剑来。
这个过程对于佐助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正没有水月对待他的宝贝大刀那么神圣,武器不过是帮助他更好地解决问题的工具罢了,即使是对草薙,佐助也未必见得多有耐心。对于许多体攻型忍者意义特殊的武器,在他看来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器械,和一滴水、一片叶没有分别。如果后者拥有更大杀伤力的话,他其实很乐意丢掉这些铁块。
使用这些武器的终究是人。佐助始终秉持着这样的想法。
所以忍者说到底也不过是各国斗争的工具而已。从一块生铁到一段精钢,锻造、淬炼,直到残破不堪,失去了所有利用价值后就连生命本身的价值也不复存在。这就是忍者。
佐助如今时常想起少年时光——他好像虽未老,心却已被世事磨砺得沧桑——那记忆并不十分清晰,更多是一些支离的片段,某个人的表情,某句话的回音,某处熟悉的风景,不一而足。
此刻他擦拭着剑,想起了白。
同样是血继限界的拥有者,白却要比当时的佐助深刻太多,即使是如今的他,也才稍稍理解了那时的白是带着怎样绝望的黑暗苟延残喘着,直到遇到了被他当作一生的光的桃地再不斩,飞蛾扑火般献出生命和存在的价值。他想起了白提到忍者的使命和意义时的淡然,那是当时的佐助还未获得的觉悟。
佐助的手顿在剑身某处,抬起头,漆黑的眼眸像是泛起迷雾的黑山,穿透遥远而厚重残破的假象,注视着迷失在雾中的旅人。
他忽然不可遏制地思念起鼬来。但时光已从他身上带走太多,连带着至亲的回忆也不再清晰。
哥哥。宇智波鼬。鼬。哥哥。
这大概就是全部了。

许久未曾感受过的疲倦在顷刻间席卷了他的感官,多年以来压抑在心底的痛苦与眷恋在自我麻痹的薄膜下蠢蠢欲动,却在此时不由分说地将他所有自欺欺人的倔强击得粉碎,在暴虐与血泪的深渊里掀起一场狂澜,倾覆了他好不容易构筑起来的狠决与冷漠。
佐助归剑入鞘放在身旁,他蜷起了膝盖,单手拢着,一边的袖子软软地垂在了地上。
在终焉之谷一战后,他再也没有感受过一个完整的怀抱。
佐助抱紧了自己微微发抖的身躯,在这仅有一半的微弱的暖意中闭上了眼睛。


鸣人就是在此时进来的。




——————————————
我回来了❤
谢谢河梁太太这个名字的授权!❤
不提高考我们还是朋友( ̄_, ̄ )
没看699,我心里火影在上一集完结了(..◜ᴗ◝..)
助是最好的❤
我希望他可以被宠上天❤
我希望他们都好好的❤


P.S.风雷列传的故事基于二设,并非完全同原著一样。
前文劳烦各位点头像了❤实在是被破网和lof弄得心力憔悴【其实主要是被考试刺激的(T▽T)】

热度 33
时间 2016.10.17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