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C】无所不能

5

*短小|放飞自我

*为了证明我还活着

*老万真心又渣又痴汉(¯﹃¯)

 

查尔斯觉得自己作为一个学者应有的风度全部都被艾瑞克气跑了,他能忍住没让野兽扔他出去已经是他教养的最高体现了。所幸那家伙已经离开了,否则他也不知道自己会干出什么事来。

“给我一个解释,汉克。”查尔斯转过来问汉克,“我给你城堡的控制权不是让你放一个……一个混蛋进来的,好吗?”

汉克推了推眼镜小声道:“而你却在卧室里和一个‘混蛋’手牵手。”

“Sorry?”查尔斯疑惑的问道:“你能说大点儿声吗?”

汉克偏过了头不说话了,推着查尔斯往celebro走。

 

在celebro的时候往往是查尔斯一个人的时间,除非遇到什么技术上的难题——比如出了故障什么的——汉克会在这段时间去做自己的研究,所以他不知道查尔斯究竟在那里做什么。

查尔斯戴上了头盔,进入了一个虚幻驳杂的世界,耳边都是细碎的声音,偶尔夹杂着尖叫。飘忽的人影,不断旋转的视野,仿佛无边无际的世界……每当身处其中,查尔斯就愈发感到自己的肩上担着怎样沉重的担子,也让他更加坚定自己的内心。

他其实并不是为了找到某个特别的人,他只是想通过这种近乎自虐的方式让自己铭记痛苦,然后为了更少的人感受这种痛苦而斗争。

——他的头疼并非毫无来由。

从celebro出来后,查尔斯意外地看到汉克等在走廊上,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犹豫。查尔斯问道:“怎么了,我的朋友?出了什么事?”汉克低下了头,他攥紧拳头,深吸一口气说:“教授,我可能要离开一阵子。”

“什么意思?”查尔斯愣了一下,随即笑着说:“你要去旅游?什么时候回来?”

“也许……不会回来了。”

查尔斯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空白,不过他把这当做汉克的又一次抱怨,于是半开玩笑的安慰道:“我知道做我的管家很辛苦,但是看在我是个残疾人的份上,我觉得你……”

“教授,”汉克头一次打断了他的话,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眼睛,“我是认真的。”

查尔斯收起了笑容,审视了一番汉克,问:“为什么?”

汉克欲言又止,最后嗫嚅着说:“为了瑞雯……”

“瑞雯?”查尔斯难以置信地问道:“你想去找她?一个人?放弃我的帮助?”见汉克一声不吭,查尔斯忍不住讽刺了一句:“你喝茶喝进脑子里了吗?”他几乎不敢相信汉克打算自己一个人去找瑞雯,魔形女。

“只要她愿意她可以变成任何人!”查尔斯提醒道,试图唤回这位天才为了爱情一降再降的理智。

“我知道。”汉克低低地回答,“我就是想去找她。”

查尔斯随机伤心地恍然大悟,“你只是想离开这里。”汉克蓦地抬头想要反驳,查尔斯已经转过了轮椅往前开去。

“去吧,去找她吧,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可以回来住。”查尔斯挥了挥手,身影消失在走廊的另一侧。

汉克看着查尔斯的背影逐渐消失,放松了紧握的拳头,一手的汗。

只要查尔斯愿意,读一下他的大脑他就能知道前因后果,比如某个混蛋是如何利用野兽一直挂在魔形女身上的那颗真心来达到自己目的。可是查尔斯没有这么做,出于信任。而自己显然辜负了这份信任。意识到这一点让野兽十分内疚。但他并不后悔。

汉克走出城堡的后门,把钥匙交给了一直等在门外的万磁王,在对方接过的一刹那问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艾瑞克没有看他,轻轻松松拿过钥匙,把一张纸条递给汉克,说:“这是她最近出现的地方,祝你好运,兄弟。”

汉克接过纸条,推了推眼镜,几乎掩饰不住内心的急切,但还是严肃地说:“你必须保证不会伤害他。”

艾瑞克审视了汉克一番,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白牙,说:“这不用你提醒。”他不等汉克回答,转身进了门内,然后关上了大门。

汉克盯着大门看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复杂的心情离开了。

 

查尔斯回到了自己的书房,。他看到桌子上摆着的他和瑞雯的合照,拿在手中轻轻抚摸着瑞雯灿烂的笑脸,有些失神地喃喃:“我很高兴你成了那么受欢迎的女孩子,但你能不能回一次家?”

照片上的瑞雯依然笑容明媚,身旁的查尔斯冲镜头内敛地微笑着。

查尔斯把照片从相框里取了出来,在自己和瑞雯之间折了一下,又放了回去,“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相框里只剩下了瑞雯天真烂漫的笑容。

查尔斯驾驶轮椅离开了书房,“碦哒”一声,锁落下,房内一片静寂。

突然,房门缓慢而无声地转开,艾瑞克走进书房,拿起相框审视一番,将照片拿了出来,直接撕下了瑞雯的那半张,又把照片重新放好。

查尔斯温柔而愉快地注视着镜头。

“对我来说,有你一个人就够了。”


热度 8
时间 2016.09.16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