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一)

现代都市|言情作家鸣×不知道干嘛但很有钱的助(bushi|神助攻


1

人想要成为鱼或鸟,蛇想要拥有翅膀,狗梦想成为狮子。但是猫除了做猫不想成为任何别的。每只猫都是一只纯粹的猫,从胡须到尾巴尖儿。                       ——巴勃罗·聂鲁达

 

在一家拉面摊子里,鸣人遇上了那只猫,或者说,那个男人。

那时正下着雨,没有带伞的鸣人在车棚下站了一会儿,热心的老板招呼他进去,他便半推半就地坐下了,点了一碗豚骨叉烧拉面。等面途中,鸣人敏锐地捕捉到了几声微弱的哀叫,他撩起布帘向外探了探身子,发现在不远处的长椅下躲着一只黑猫。它缩成了一团,几乎消失在阴影中,只有一双眼睛闪着光。虽然有长椅的木板作为遮挡物,但雨水还是透过木板的空隙滴下去落在它身上。

“啊,真是一只可怜的小家伙呢……”老板忽然出声,把鸣人吓了一跳。

原来面已经好了。

出于礼貌,鸣人又把布帘撩开些好让老板看得更清楚。

“猫很怕水的吧?”老板有些惋惜地说,“这样下去它会冻死的吧……”

鸣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那猫还在哀叫,但叫声越来越微弱,鸣人不太忍心看下去,想把帘子放下了,而就在那一瞬间,他将要移开的视线同猫的眼眸连结在一块儿。猫冲着他的方向叫了一声,露出了尖尖的牙和粉红色的舌头。鸣人的心顿时被击中。

“老板,我出去一下!”

“太久的话面会糊掉的哟!”老板提醒他。但鸣人已经跑入雨幕,只有他的声音传来,“我去去就来——”

不一会儿湿淋淋的鸣人抱着同样湿淋淋的黑猫做在了拉面摊子里。小小空间里的水汽和头顶暖洋洋的灯光让鸣人好受了一些,但西装湿透了黏在身上的感觉实在糟糕。

“叫你鱼板好不好?鱼板?叫一声来听听?”他举起黑猫,幽怨地跟它对视,结果差点被挠中鼻子。

“哇!好险!”鸣人赶紧松手,心有余悸地摸了摸鼻子。

“看来它并不喜欢这个名字呢!”老板笑了笑,“赶紧吃面吧,不然真的要糊掉了哟!”

猫从半空优雅落下,安然落地,身子一缩躲到了鸣人脚边,绕着他的腿蹭来蹭去。

鸣人低头看了它一眼,没去管它,捧起面碗嘬了一口面汤,暖意自口腔一路向下直达胃部,舒服得鸣人浑身一抖,发出一声满足的赞叹。

猫一歪头,叼住了他的裤腿,又马上放开,喵了一声。

鸣人又低头看它,不解,于是继续唏哩呼噜地吃面。

“喵喵~”

“哧溜哧溜……”

“喵喵喵!!”

“它是不是饿了啊?”老板探出身子找黑猫的身影。

鸣人这才恍然大悟地瞪圆了眼睛,“哧溜”一下把面条吸进去,捏着猫后颈把它提了起来,又低头看看面碗,问老板:“猫吃拉面的么?”

老板挠了挠脖子,有点为难:“不吃吧?”

鸣人夹起一片鱼板凑过去一些,晃了晃猫大爷,逗它:“吃不?”

黑猫荧蓝色的眼睛朝他一瞥,喷了个鼻息。

鸣人一乐,但还没等他说什么,手里的猫便猛地向下一沉,窜出去了。

“哎!外面还在下……雨什么时候停的啊?我都没注意到啊我说!”鸣人讶异地探出去瞧了瞧,已经看不见黑猫的影子了,只好遗憾地坐回去继续吃面。鸣人吃拉面一向很快,没一会儿就捧起了面碗喝汤。

这时有人撩开帘子进来,坐在了鸣人旁边。这人带着浑身湿透的寒意和湿气进来,坐下后先捂着口鼻打了个喷嚏,才说:“老板,一碗拉面。”

鸣人从面碗里拔出脑袋,分给这个人一点注意。这是个眉清目秀的年轻男子,五官过分端丽,却藏不住锐气和冷意,黑发黑眼加上一身同鸣人一样湿透了的西装,显然也是被这场大雨淋了个措手不及。

“什么口味?”老板问道。

那人皱起了眉,显得有些茫然。鸣人正想热心地推荐,便见对方朝自己凑过来一些,说:“跟他一样。”注意到鸣人的视线,他冲鸣人点了点头,给了一个十分疏离的笑容。

鸣人听到他的声音,鼻音有点重,以至于原本的冷峻都显出一种傲娇的绵软。而他居然因为这个人的声音想到了那只黑猫。

淋了雨的一身黑的男人和淋了雨的黑猫。

鸣人眯起了眼睛。

这算什么,都市怪谈?

 

tbc

直播梗或者说实况梗、b站梗不是我首创,但鸣佐这里我也算写的比较早了吧?(七月份助助生贺的《NS直播间》)反正也是个大众化的梗当然是大家都能写,但是我这里鸣人叫“拉面”助助叫“番茄”总不能您那里也一样吧?好歹换一下id吧姑娘[笑cry]而且我家的太.子不喜欢恐怖游戏您家也不是不能做同样设定但看着让人觉得有点膈应啊亲。也不是说您抄袭,但借用设定好歹跟我说一声吧?您还是我粉呢,这样我们都很gay尬啊_(:зゝ∠)_

没错,我很膈应,如果是时间差不多撞梗也就算了,但这不是啊┑( ̄Д  ̄)┍希望借梗的姑娘能注意下,至少改改人设吧?也别说我小气,换个作者也一样会介意。

我产别的圈的粮不代表我退圈了好吗(笑)我偶尔也是会逛一下tag的


热度 47
时间 2017.08.16
评论(16)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