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醴水之交(三)

*有一丢丢也青,ooc注意

人是拐回来了,下一步怎么办?

别看张楚岚一副计划通的模样,毕竟没正经谈过恋爱,心里还是没底的。他再一想,张灵玉怎么说也是有过“经验”的男人,跟他这个纯种魔法师预备役的人生履历根本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还怎么玩儿?!

张楚岚皱着眉盯了一会儿浴室的门,听着里面传来的哗啦啦的水声陷入沉思。没过几分钟,他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嘟——”

“喂,哪位?”电话被接起来了。

“老青,是我,张楚岚。”张楚岚把落在眼前的刘海捋上去。

“怎么,有什么事搞不定了?”

诸葛青声音里那股子调侃味太重,张楚岚忍不住回道:“你不是能算出来吗?算一个呗?”

“我就天天拿奇门给你算这个啊?”诸葛青笑了一声,“唔……我想想,你找我却不是找老王,还这么磨磨唧唧的……别是犯了桃花吧?”

“……差不多吧,”张楚岚打算含糊过去,“就是想追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追。”

“嗯?”诸葛青那边传来悉悉索索的动静,估计刚才是躺着,这会儿坐起来了,“没谁,老张,让我帮忙出谋划策……”

“老王也在啊?”张楚岚莫名其妙被秀了一脸,酸道:“要不我换个人吧,不打扰你们俩二人世界?”

“呵呵,”诸葛青没接话,转而道,“你先说说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

“呃……他……他挺单纯的,也挺开朗阳光的,没什么心机,根本藏不住心思,想不到别人的坏……也是异人,挺强的,”张楚岚诡异地顿了顿,“长得、长得也挺好看的……”

诸葛青:“……”长得好不好看管我什么事?反正都没我家老王好看。

诸葛青想了想,道:“按我的经验来看,这种类型的吧,属于天然呆,你别搞太多弯弯绕绕,最好打直球,否则根本开不了窍。”

张楚岚闻言皱眉:“但是他是那种很正经整肃的人,就是正人君子,你懂吧?那种性格。”

“等会儿……”诸葛青的语气也诡异起来,“你别告诉我你看上张灵玉了。”

“……”张楚岚沉默了一瞬,便自暴自弃地说,“是啊!怎么啦?!老子就看上张灵玉了怎么了?谈恋爱犯法啊?”

“那倒没有,”诸葛青的声音听着就让人想起他那副笑眯眯的脸来,“你别激动,我这不是在给你出主意吗?凭我教你的东西,够你抱得美人归了。”

“得了吧,老半天主意没出几个话倒是被你套去不少……”张楚岚终于意识到所托非人,有些郁闷,“我看我还是自己摸索着来吧,你就和老王相亲相爱去吧!”

“承您吉言。”诸葛青四两拨千斤地回应道,接着又用疑惑的语气问:“你怎么现在才想起来要追人?我看之前罗天大醮的时候你们俩苗头就不对,现在才开始不会太晚吗?还是异地恋。唔,可以说很感人了。”

“说得好像你和老王不是一样!”张楚岚怼了一句才道:“老天师让他下山玩来了,委托了公司照顾他,现在住我家呢,我趁他洗澡的功夫给你打的电话。”

“哦……”诸葛青轻飘飘地说,“哪有人洗澡要这么久,皮都得褪一层了吧……”说完挂了电话。

“卧槽!”张楚岚噌的站起来,看向浴室。

 

“怎么?”诸葛青挂了电话,转头看到一边虎视眈眈的王也,直觉不对劲,但依旧管不住自己上前撩闲,“王道长寂寞了?”

“按你的经验……”王也笑了起来,一伸手把人推床上了,“敢问您哪儿来这么多经验啊?我竟是不知道你的那些经验了。”

诸葛青被压在床上倒是一点也不慌张,反倒抬手一勾王也脖子,笑容更是扩大了几分,“不如,王道长亲自试试?”

 

浴室的门被拉开,张灵玉穿着张楚岚的T恤站在门后,低着头没有看他。他比张楚岚瘦一点也矮一点儿,衣服穿着还挺合身。头发湿哒哒地披在一边的肩上,张楚岚看了皱眉,顾不得尴尬,抽出张灵玉手里攥着的毛巾放他脑袋上了,正要给他把头发擦干,手就被张灵玉攥住挪开了。

“你……”两人同时开口,又一起沉默了。

最后还是张楚岚先说:“你先把头发擦干了。”其实他心里早就乱成一团了,他一个自己睡觉都不擦头发的家伙能替张灵玉想着也算是少见了,更何况张楚岚自认自私自利了十几年,居然也能有替别人着想的那一天。好不容易有个真心中意的人,竟然在找人出谋划策的时候被发现了,以他的伶牙俐齿,一时半会儿也实在解不了此时的尴尬,只能靠喋喋不休转移注意。

“你睡我的床,我睡沙发,一会儿给你换套被子,明天我们去……”

“张楚岚,你……你对我,有好感?”张灵玉打断了他的话,还有点羞赧,实在讲不出“喜欢”“爱”这种词。

张楚岚蓦地敛起了所有表情。

tbc

热度 36
时间 2017.08.15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