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玉)醴水之交(一)

*小学生文笔|时间线紊乱|没逻辑|日常短小_(:зゝ∠)_


张楚岚和宝宝接到公司的任务,说是要接待贵宾。宝宝倒是不在乎,听了之后也没什么反应,眨巴了一下眼睛又哦了一声,就算应下了。张楚岚没她这么心大,多问了几句,得知这回是真的只要当个保姆就成,心里松了松,又顺口问了对方来头。

“龙虎山?”张楚岚愣住了。

宝宝原本蹲在一旁吃麻球,这会儿嗖地一下凑过去,盯着张楚岚猛瞧。

饶是脸皮厚如城墙的碧莲同志也挡不住她这么看,干笑着把她推开一点,颇有些心虚地问:“怎、怎么了?”

宝宝左瞧瞧右瞧瞧,直把张楚岚瞧得冷汗直冒,生怕姑奶奶一言不合动手打人。结果宝宝盯着他,又啊呜咬了一口麻球,嚼得又香又带劲,含糊不清地说:“你是不是挺想让那个小子来啊?”

张楚岚下意识就认定宝宝说的“那个小子”是张灵玉。

要是真的是他……要是真的是张灵玉,又能怎么样?

张楚岚抓了把头发,有点烦躁。

人家灵玉真人未必就拿他当回事,罗天大醮之前,张灵玉好歹对他还有点儿“妒忌”,不管态度如何,起码是放在心上了;罗天大醮之后,张楚岚估摸着解开了心结的灵玉真人只会拿他当普通道友,当“师侄”,总而言之,对他跟对其他所有小辈一样,再无特别之处。

真要说的话,怕是实力强悍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宝儿姐更能引起他的兴趣吧?想着这茬张楚岚坐不住了,又去买了仨大麻球给宝宝。

“宝儿姐,不、主子,”张楚岚赔着笑脸,“您这几天要不要去哪儿玩玩放松一下?”

宝宝居高临下地打量他,眼神颇有些看穿一切的奚落。她想了想,还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却点了点头,“好啊,我一会儿就去找徐三说说。”

张楚岚反倒因为她答应得这么爽快心生疑虑,但立马被英明神武的宝宝一巴掌扇掉了各种揣度的心思。

“姐给你创造了机会,你要是敢浪费了,姐回来就废了你的老二,反正也是个摆设。”宝宝给徐三打完电话之后对张楚岚如是说。

张楚岚尚未来得及惊恐自己心里那点小九九被宝宝看了个彻底,就被她话里的威胁吓得打了个哆嗦,只好战战兢兢领了懿旨,心里却不住吐槽:谁知道来的是不是张灵玉,我们一个两个这么积极做什么!

心里这么抱怨着,张楚岚却也不会怠慢了工作。只是第二天去接机的时候,真的只看到三个高大壮硕如人猿泰山的中年男子向自己走来,张楚岚的内心不可谓不绝望。

他匆匆扫了一眼,走过来的三人应当都是道人,大概为了行事方便皆作常人打扮。

他意兴阑珊,也知道自己自从罗天大醮之后便日渐远播的名声,这时便低了头摆出迎接的姿态,道:“贵客远道而来,在下招待不周,见谅。”

“不妨事。”清清冽冽的声音乍一听有点模糊,张楚岚猛地抬头,正瞧见三人转身行礼,露出了背后的张灵玉。

张楚岚张了张口,伶牙俐齿成了一统浆糊,说不出一句话。

张灵玉此番下山,不同于当初去找张楚岚,因而特意作了俗世打扮,高马尾一扎,黑T加水洗牛仔裤,配上黑白两色的帆布鞋,整个人就是干净纯粹的代名词,偏生额上一点明艳的红色,无端添了两份勾人的味道。

也不知是哪位给搭的衣服,这一路过来怕是拐走不少芳心。

张楚岚叫这突如其来的惊喜和扑面而来的美色轰成了一团乱麻,居然没有立马上前认亲,反倒呆立在原地,杵成一截木头。

“呀,是你?”张灵玉刚才被那人高马大的三人挡了视线,这会儿才认出张楚岚。

“呃,见过灵玉真人……”张楚岚现在心慌得厉害,竟然没有装逼拿乔,乖乖行了礼,还没想好怎么说,就让那三位中的一位拉了过去,听对方交代道:“张先生,小师叔这算是头一回‘入世’,我们师兄弟三个有任务在身没法照顾,这才托了贵司……您可千万照顾好了小师叔。想来他也不是会招惹麻烦的人,您只需带他四处逛逛玩玩,让他高兴高兴、开开眼界,也省得掌门师父担心他……”那人还要再说,却让张楚岚抬手止住了话头。

张楚岚已经平静下来,看着一旁正用矜持而隐晦的眼神打量四周的张灵玉,被他眼里那股不谙世事的好奇逗乐了,走过去拉了张灵玉的手笑眯眯道:“诸位师兄放心,小师叔就交给我了。”他又侧头对不明所以的张灵玉解释道:“小师叔,我怕你要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走散这才拉你的手,并非有意冒犯,小师叔可别误会我呀!”

张灵玉原本是想甩开他的,听他这么一解释,反倒是自己不好意思起来,有些歉疚地皱了眉:“无妨,这几天倒是要麻烦你了。”

张楚岚得寸进尺地靠近了些,笑得非常以下犯上,“怎么会,在下三生有幸。”

张灵玉尚未识破此人狼子野心,因而回以一个温雅的笑容。

余下三人冲张楚岚点点头,又对张灵玉施了一礼便离去了。


tbc

自割腿肉以免饿死_(:зゝ∠)_不要深究这文的逻辑qwq


热度 58
时间 2017.08.10
评论(2)
热度(58)